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历史

心术(22)

2018-11-10 19:16:26
心术(22) 本书以上海某知名医院的脑外科医生郑艾平的人称视角切入,聚焦在一群年轻人努力成为好医生,而又不得不面临社会现实的考验。

揭示出在当代中国的医患关系中,无论是患者还是医生,都不能简单地用非黑即白来定义。

上集回放:70多岁的女病人长了瘤子,不开刀也就能活一年。

师兄怕出了问题她儿子找麻烦,我和组长坚持要开刀。

2十二 5月27日,二师兄对美小护言听计从,原因是有把柄抓在人家手里,万一小芹回来知道这事儿就完蛋了,并坚称自己是被陷害的。

小芹真的回来了,不过带回了一个重磅炸弹。

小芹把写有自己绯闻的报纸丢在二师兄眼前。

二师兄不在意地跟小芹说,自己已想通了,对娱乐圈炒作的把戏不予理睬。

可小芹说这次是真的,因为自己终于觉悟,两个不是同行的人在一起生活是没有长期的共同语言的。

小芹已经厌倦了一到餐桌上就听二师兄说手术的事儿,也不再有热情向二师兄诉说片场的故事。

二师兄为了守旧秘密,少被我们讹诈了五顿大餐。

现在看来,这笔钱白花了。

小蕾的离去少让我伤心了五个月,而二师兄仿佛第二天就不怎么伤感了,也许是早已预料到了这一天,只是犹豫着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先张口表白。

二师兄又回到了过去打情骂俏的年代,与美小护公然搂搂抱抱,且很不要脸地宣称由于要报答美小护而把小芹抛弃。

全科都对二师兄说“你老婆”,以调侃美小护对二师兄的搭救。

今天感觉日子里少了点儿甚么,有点儿不对劲,就是想不起来。

5月28日,大师兄提醒我:“奇怪,这个星期,怎样老十三没来?”我意识到,我缺少的那部份原来是昨天早上老十三的点心。

以前看到老十三就想逃,突然有一天没了喊“阿拉平平啊”的,我便浑身不自在。

二师兄下午过来跟我说,老十三二次中风,住院了,估计时日无多,自己下午要去看看,问我要一起去吗?我下午有一台大手术,不晓得几点结束,就让二师兄先去,我明天再去。

晚上做完手术,我还是去了木槿医院。

老十三阿姨在重症监护室,浑身插满了管子。

我记得老十三总是提示我:“阿拉平平啊,不要太卖力,当心身体。

一个人的成功不在于他干了多少事,而在于他活了多长时间。

一个2十岁的人对社会的贡献再大,都不如一个活到八十岁的人。

”我以前嘲笑老十三的话,觉得一个没有读过书的人还有哲理的一面。

一个人过了六十,就不再对社会有贡献了,从六十往后就在消耗资源,如何谈得上成功?如今看来,不是这样的。

一个人对生活的理解,到八十岁才到达精华提炼。

6月2日,2师兄说:“我该对
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