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法律

乡下雨

2018-12-05 18:38:10
乡下雨 观察某个人是不是乡下人,不必刻意调查什么,看其外表就足够。

城里人多半白白净净、嫩皮细肉;乡下人往往黑黑黄黄、皮肤粗糙。

考察一种雨是不是乡下雨,则更简单,只要留心一下它落在城市的高楼还是乡下的旷野就行,乡下雨跟城里雨的一切差异都因这个而生发。

我进城将近三十年,在乡村只生活过十八年,虽然在城里的年头远远长过乡下,但我的还是乡下雨。

城里雨无论下在屋顶上还是街道上,声音都是钝钝的,像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。

乡下雨的声音则像音乐一样悦耳。

下在屋瓦上的是响亮的尖音,像年轻的女歌星唱的美声;下在水塘里的是悠扬的高音,有点像古时的山歌;下在树木花朵上的是浑厚的中音,颇类似于我们在晚会上听到的通俗歌曲。

郑板桥的诗云:“衙斋卧听萧萧竹,疑是民间疾苦声。

些小吾曹州县吏,一枝一叶总关情”,众人多半解为郑板桥因听到风吹竹叶声而思民生之疾苦,我独以为那晚肯定是下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雨,正是这场雨使竹叶声显得分外响亮。

说雨不大,是因为郑板桥卧在衙斋还能听到竹子的枝叶之音;说雨不小,是因为它能将竹枝击打得噼噼啪啪。

想一想看,风雨之夜,一灯如豆,官舍安安静静,只有窗外一丛楠竹在风雨中低低地倾诉,那是一种如何动人的意境!怎么会不触动大画家、大书法家、好官郑板桥的心弦呢? 乡下雨美丽的声音使人迷恋,其外形也让人陶醉。

小时候遇到下雨,我干的事就是去家门前的池塘边看雨。

一个人打着伞站在塘坝上,看着上千万条雨线在空中舞蹈之后,一一跳进塘里,接着变成一只只规格大致相同的圆圆的水圈,水圈中间是突出的小水粒,旁边的水纹一圈圈由低到高、由小到大剧烈波动,实在是好看极了! 我喜欢的乡下雨是下在两种时候,一是夏天的插秧季节,一是某些干旱的秋季。

湘中的夏插一般是在七月底,天气奇热,我们在稻田里劳动,汗水常常把眼眶泡得生痛,非常难受。

老天怜悯我们,不时会下一会儿阵雨。

天一下雨,气温立马下降,不管怎样做事,都不再出汗,眼睛也开始变得清爽。

秋旱在我们那种以石山为主的山区是常事,按年头算,几率达到了三分之一。

遇上干旱年份,晚稻的叶子会由葱绿变成黄绿,干燥得仿佛一把火就可以将它们点着,稻田会裂开一条条食指大的土缝。

农民是指望着田里吃饭的,摊上旱灾,心里那个急啊!父母急,我们自然也跟着急。

一旦下雨,尤其是下一场大雨,田里的禾苗重新昂首挺胸,父母皱皱的眉头舒展了,我们跟小火伴玩得格外开心。

现在一年到头难得回一趟老家,回了也未必能碰到
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