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体育

库斯图里卡新片运牛奶的小路与隐秘的乡愁

2018-11-08 10:33:18
库斯图里卡新片:运牛奶的小路与隐秘的乡愁 埃米尔-库斯图里卡指导了新片《ON THE MILKY ROAD》送选金狮奖 导演库斯图里卡与莫妮卡-贝鲁奇等主创亮相影片发布会 搜狐娱乐讯(森月/文)2016年,埃米尔-库斯图里卡在收手将近十年之后导演了新片《ON THE MILKY ROAD》送选金狮奖。一些人将电影名称翻译成“银河漫漫路”是有些想当然的,因为故事确实是发生在字面意义的运送牛奶的小路上,跟“银河”并没有任何关系。 这条小路位于一个三族交界处的小村镇,路上行走的是一个人设很酷的游击队员考斯塔——他话少,懒洋洋,他把父亲的肖像和敌人手举父亲头颅的照片一起贴在穿衣镜上。他手里擎着一把伞,肩上蹲着一只鹰,他骑着瘦毛驴,驴子屁股上左右各挂一个牛奶桶,穿行枪林弹雨如同走平地一样,子弹打在牛奶桶上叮叮当当。 对库斯图里卡的电影始终有电影语言多样性不足的评价,这次他轻易就摧毁了这个评价。电影清晰地分为三段,狂热而甘洌,魔幻而浪漫,冷峻而肃穆,是这部电影的前、中、后三个调性。在个阶段是彻头彻尾的释放,原汁原味的库氏荒诞,如同疯狂而欢乐的巴尔干风格摇滚乐,以多种多样的动物来表达后现代的狂野疯癫,浴血的鹅,照镜子的母鸡,会跳舞的鹰以及喝牛奶的蛇,画面充满韵律感。而对村子的记忆则是一出舞台剧,一只总能伤害着主人的大钟,一个可怕的军阀大舅子,一名体操全能的健壮乡下姑娘,一片被枪打下来的耳朵,没完没了的饮酒与欢聚,讲着大话,喝着酒一起演奏,当然还有笑靥温存如同午间春梦的莫妮卡-贝鲁奇。一切都是混乱无序自由生长的,战争虽然在身边发生,却以亢奋代替了恐惧,生命热烈地燃烧,迫不及待地相爱,每一天都是饮酒狂欢,子弹穿梭在酒杯之间。 动物营造了大部分场景的气氛,三个性格不同的段落都各有一个“吉祥物”,段的蛇,第二段的羊,第三段的熊,以及“魔幻乡下”的各种性格扭曲的神经质家畜,带着荒诞不经的喜剧色彩,皆表现夺目。 第二段是超现实色彩的浪漫咏叹调。主人公考斯塔与莫妮卡-贝鲁奇饰演的意大利女人的爱情始于井底,他们因挤牛奶相爱,当大火烧死了所有的奶牛和乡亲,包括本来可能成为考斯塔新嫁娘的健壮乡下姑娘,他们从一口打水井逃走。画面变得梦幻,节奏也变得悠长舒缓,他们一起被困在雷暴中心,一同游过大河,躲过追兵,相拥跳下瀑布。仍然没有太多恐惧和悲伤,直到他们被逼进雷池。地雷让整部电影变奏,当此起彼伏的地雷被踩响,羊群被炸得血肉横飞,几乎转眼之间,大好的平原满目疮痍,遍地残肢。这一幕之逼真,相当震撼人心,血肉横飞的俨然不是羊群,是在血与火中营营苟活的普通市民。抒情浪漫的第二篇章就是以这样沉重、强烈、完全不和谐的音符粗暴结束。 整部电影没有直接用人来表现战争带来的痛苦,即使是被烧焦的村民,被爆头的游击队兄弟,镜头也缺乏感情,使得尸体如同道具一般不真实,弱化了表面意义上的死亡,却在情感深处狠狠地拧了每个人一把。 第三段实际上是电影的起点。在几年前的威尼斯电影节上曾经展映过《与神对话》的名导演主题短片合集,其中库斯图里卡送上了自己的短片《我们的一生》,内容讲述的就是一个老年修士将两包石头千辛万苦扛上山顶,然后哭泣着倒空了口袋。《ON THE MILKY ROAD》是由这部短片引发灵感而创作,如电影开篇的字幕介绍:本片基于真实事件,但也加入了大量想象。在电影里,这位曾经历战争与死亡的运牛奶游击队员,已经失去了自己在人间的所有——他的瘦驴被枪打死了,他的爱人被地雷炸飞,曾经一同狂欢的村民和奶牛一起都死光了,他被赶出了自己的故乡,已经再也没有什么可失去的。至此主人公已经几乎没有台词,他扛着一包石头沉默地跋涉,长时间地喂一头熊,他爬上山顶但没有哭泣,他走到了山另一边的平原,那里曾经是一片雷池,埋葬着他的爱人和全部记忆。他每天扛过来的石子已经把那样浩瀚的一大片土地铺满,只剩一点点裸露的空地了,那一小片裸露的空地是他祖国地图的形状,而他的祖国已经在十五年前就从世界地图上消失了。 到头来,库斯图里卡还是你熟悉的那个库斯图里卡,无处托付的乡愁存放在乌托邦式的白日狂欢梦里。坦率说,尽管这可能是本届威尼斯电影节上讨喜的电影之一,然而它还远远称不上库斯图里卡的谢幕作品,就当他的另外一个白日梦吧。
吉塞拉矮化樱桃苗供应
蟠桃树苗价格
美国垂玲核桃苗厂家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